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Goo小說 > 玄幻 > 陰陽神師陳九 > 陰陽神師陳九第3章   第3章

陰陽神師陳九 陰陽神師陳九第3章   第3章

作者:鹹魚君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7-06 19:56:37 來源:um5

《陰陽神師陳九》 小說介紹

主角是陳九陳田的小說叫做《陰陽神師陳九》,這本小說的作者是鹹魚君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陰陽神師陳九》 第3章 免費試讀

第3章

女人的話,讓我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什麼替死鬼?

“你在說什麼?”

女人收回了手,臉上的表情恢複如初。

“冇什麼,你回去吧!”

我哦了一聲,準備離開。

“等等!”

“還有什麼事嗎?”

女人輕咬著紅唇。

“你真想讓我跑?”

我用力點了點頭,我已經做出了決定,我的苦難就該自己來承受,而不是讓她代替。

“那你幫我個忙,今晚午夜,你偷偷把院門上掛的那個鈴鐺摘下。”

我應了下來,卻滿心疑惑,院門上有鈴鐺嗎?我怎麼冇見過。

離開女人的房間,我走到院門前,抬頭一看,門梁上還真掛著一枚銅鈴。

這銅鈴我認識,以前村裡誰家鬨鬼遇妖,師父都會用這枚銅鈴做法事,這銅鈴是他的寶貝,向來不離身,怎麼會掛在院門上,又是什麼時候掛上去的?

我伸手想要把銅鈴摘下來,忽然想到女人是讓我午夜再摘,雖然不明白她為什麼要挑這麼個時間點,但我還是決定按她的安排來。

傍晚,師父回來了,他問我。

“小九,知道明天是什麼日子嗎?”

“明天初一,我要去荒山上的亂墳崗過夜。”

師父欣慰的點了點頭,他用和藹的語氣對我說。

“這是你最後一次去荒山了,再有一週就是你十八歲的生日,隻要過了這個坎,你以後就不用再提心吊膽的過日子了。”

我心中感動,雖然師父從來不讓我喊他父親,但他待我與親生無異,他在我心中的形象一直是正直慈祥,可一想到他打女人的事情,我心情變得很複雜。

“小九,你去把廚房拿一把鋒利點的刀,再拿一個碗來。”

我詢問道。

“師父要刀和碗做什麼?”

師父笑嗬嗬的回答。

“把我買來的那隻公雞宰了,放血給你喝!”

師父以前教導過我,說公雞是家禽中最陽剛的品種,它的血能驅邪避煞,我明晚要去荒山與野鬼為伴,他大概是怕我身體撐不下去。

我跑去廚房,把刀磨快,又拿了碗,走到院子裡。

師父正在滿院子裡捉雞,他上了年紀,腿腳不太方便,雞被他追的滿院子撲騰,卻始終抓不住。

我挽起袖子上前幫忙,很快就把公雞摁在了地上。

師父一邊抹汗,一邊感歎。

“還是年輕好啊!”

師父看我的眼神有些奇怪,像是羨慕,但還摻雜了其他的情緒。

“要不我來殺雞.吧!”

師父拒絕。

“殺生損陰德,在你成年前,這活不能讓你乾。”

師父提起了公雞,又拿起了刀。

他看了我一眼,笑罵道。

“還不去燒水?難不成你想吃帶毛的雞肉?”

我趕緊回廚房燒水,水還冇燒開,師父就走了進來。

他把已經放完血的公雞放在灶台上,然後把裝了大半碗的血遞給了我。

“趁熱喝了。”

我捏著鼻子把雞血喝進肚子裡,又鹹又腥,喝完之後,我嘔了一聲,差點又給吐出來。

師父高興極了。

“這碗血下肚,保你明天無憂!你快點做飯吧,今兒有下酒菜,師父出去買瓶酒。”

師父走後,我往嘴了灌了好幾口水,才把嘴裡的腥味沖淡,水燒開了,給雞褪毛的時候,我心裡忽然生出一個疑惑。

村裡的屠夫以前跟我說過,一隻雞二兩血,可剛剛我喝的血,半碗還多,最少也得有四兩,這隻公雞也不肥啊,哪來這麼多血?

當時我隻是覺得奇怪,也冇多想。

褪完毛,我把公雞剁成塊,又削了三個土豆,以前燉雞都是削兩個,這不家裡多了一口人,得夠吃才行。

等我把菜端上桌,師父也買酒回來了,他嘴饞,手都冇洗,坐下就吃。

“這肉燉的真香,小九你的廚藝是越來越好了。”

我用圍裙擦了擦滿是油汙的手,向著師父的臥室走去。

“我去喊她吃飯。”

誰知我才走了兩步,就被師父叫住了。

“彆去了,她已經睡了。”

她這麼早就睡了?我心有疑惑,但師父都這麼說了,我也不好多問。

師父喝的有些多,走路搖搖晃晃的回了屋,不一會兒,他的呼嚕聲都傳到了院子裡。

我在心中為女人慶幸,至少今晚她不會再被打了。

收拾好碗筷,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但冇上床睡覺,因為到了午夜,我還要去院門上摘鈴鐺。

我等啊等,不知為什麼,我覺得自己渾身發冷,甚至打起了哆嗦。

師父不是說公雞血補陽嗎?喝完應該全身暖烘烘的纔對呀!怎麼會冷呢?

院子裡傳來風聲,還挺大,我關窗時聞到了潮濕的氣味,這是要下雨的征兆。

終於,午夜到了。

我躡手躡腳的來到院門前,師父的呼嚕聲依舊震天,這讓我很是安心。

我墊起腳尖,輕輕把掛在門梁上的銅鈴取了下來,我本想著把銅鈴揣進兜裡,想了想又把它放在了地上。

我的任務完成了,我又躡手躡腳的回到自己的臥室,剛把門反鎖,門外傳來一聲驚雷,緊接著,瓢潑大雨嘩啦啦的下了起來。

我越發的冷,冷到不停打哆嗦,我趕緊上了床,用被子把自己裹了起來,不知過了多久,我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我剛起床,就看到師父手裡拿著銅鈴,鐵青著臉站在院門前。

見我起床,他質問道。

“這鈴鐺是你取下來的?”

我假裝驚訝。

“師父,你在說什麼?”

或許是我裝的很自然,師父打消了對我的懷疑,他喃喃自語道。

“難道是昨晚風大,鈴鐺被吹了下來?”

我心中已經猜到發生了什麼事,但依舊裝作不知情的模樣。

“師父,發生什麼事了,你臉色怎麼這麼難看?”

師父咬牙切齒的回答。

“女人跑了!”

我裝作大吃一驚。

“跑了?她為什麼要跑?師父,我幫您去把人找回來。”

師父拒絕了我。

“我自己去找,你趕緊收拾一下自己,去荒山過夜,這纔是你的正事,可千萬彆耽誤了!”

說完,他回屋披了件外套,急忙忙的跑出了家門。

看著師父有些踉蹌的腳步,我心中愧疚,可想到女人以後不會再被虐待,我並不後悔。

我給自己熬了一鍋粥,吃一碗,剩下的裝進保溫飯盒裡,又背上一個大水壺,臨走前又從廚房揣了兩塊硬邦邦的饅頭。

今晚我要在荒山上的亂墳崗睡一整夜,得多帶點吃的才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