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Goo小說 > 都市現言 > 錦鯉妹妹三歲半,我是全京城大佬的團寵 > 錦鯉妹妹三歲半,我是全京城大佬的團寵第1章  歹毒賣子

《錦鯉妹妹三歲半,我是全京城大佬的團寵》 小說介紹

錦鯉妹妹三歲半,我是全京城大佬的團寵資源作品風格搞笑,構思大膽,腦洞清奇,區彆於傳統的總裁文,作者夏聲聲脫離套路,用個性化描寫手法和 不一樣的角度描繪出了一個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膽的構思也讓人眼前一亮!誠摯 推薦,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書。 大越朝。永德十二年,七月。乾旱的第三年。烈日高懸,燥熱的七月,將土地曬得開裂,田地中已經裂開了深深的溝壑,溪水早已斷流。連樹上也不見絲毫綠意。往年隨處可見的蟬,都不見蹤跡。“娘,娘,不能賣啊。賣了她就冇

《錦鯉妹妹三歲半,我是全京城大佬的團寵》 第1章 免費試讀

大越朝。

永德十二年,七月。

乾旱的第三年。

烈日高懸,燥熱的七月,將土地曬得開裂,田地中已經裂開了深深的溝壑,溪水早已斷流。

連樹上也不見絲毫綠意。

往年隨處可見的蟬,都不見蹤跡。

“娘,娘,不能賣啊。賣了她就冇活路了!”淒厲的哭聲刺耳又絕望。

“養她三年,我還賣不得了?不過是個賠錢貨!”

尖利刻薄的聲音裡夾雜著貪婪。

“你胡說,明明是給了錢的。你當時收了好多錢,你答應會養妹妹的!妹妹來了我家,就是我親妹妹!”憨厚的小男孩帶著滿滿的憤怒,憤怒的朝著老太太沖去。

“呸!又不是親生的,誰是你妹妹!”老太太啐了一口,一腳踹在小男孩的心窩窩上。

老太太雙手叉腰,眉毛倒豎,嘴唇微薄,顴骨高,麵上溝壑縱橫。

一雙眼中滿是譏誚。

“錢?什麼錢?那點錢又什麼用?現在都買不到一鬥米!”老太太眼神滿是打量,彷彿打量著一塊活生生的肉。

坐在地上的婦人渾身哆嗦,當年的錢,足夠全家衣食無憂。

更何況,養活一個奶娃。

那筆錢給言家建了房子,給老三娶了媳婦,穗穗一分冇花!

林氏渾身慘白,錢財被婆母拿走,她男人打獵摔斷了腿,如今,長房已廢。

林氏白著臉往前爬,眼淚一滴滴往下掉:“娘,求求你了,穗穗才三歲……她會孝順您的。”

“不要賣我妹妹,不要賣我妹妹,她家六個女兒,她冇安好心……不能賣啊!”被踹倒在地的男娃大概十二三歲,麵色發黃,瘦骨嶙峋,即便如此依然哭著上去搶妹妹。

男娃指著李家那幾個女兒,幾乎隻剩皮包骨頭。

那家子人不把女兒當人,此刻還願意買孩子,瞧見李家老太太偷偷咽口水,像是饞極了一般。

男孩光是想想都打了個哆嗦,眼中驚恐一片。

三年大旱,家中無糧……

不行,不行!

“奶奶,不要賣我妹妹。你賣我,你賣我,窩肉多……”三哥一邊哭一邊衝上來,七八歲的孩子瘦的一陣風都能吹倒。

李家哭聲震天,村子裡不少人開了門。

有人皺了眉頭,滿臉厭惡,有人泛起淡淡的噁心。

也有人眼神帶著打量,眼神死死的看著老陳氏手中的孩子,偷偷嚥了口水。

養的可真好啊,肌膚都在陽光下泛著瑩白的光澤。

嬌嫩又可愛。

長得一點也不像言家人。

隻可惜,是個傻的。

老陳氏見眾人開門,心底帶了幾分戾氣,暗暗咬著牙。

“彆聽這孩子胡說,這傻子來我家三年了,養的白白胖胖的,怎麼捨得害她,這是來李嬸子家享福呢。”

眾人不屑的撇了撇嘴,李家六個女兒,此刻怯生生的躲在門背後,身上還能看見傷痕。

來她家享福?

女兒在她家就是個牲口。

老陳氏暗暗掃了眼手裡的奶娃娃,死死的掐著她的脖子。

還差一口,就嚥氣了。

李家,可冇打算買個活的!

此刻,誰也冇發現,她手中虛弱的奶娃娃,微微眨了眨狹長又濃密的睫毛。

胖乎乎的手指尖微微顫抖。

“你會遭報應的,穗穗是人啊,是活生生的人,你將她賣給李老婆子,會遭報應的!”林氏滿臉是血,被二弟妹踩在腳底下,淒厲的喊叫。

二弟妹小陳氏,是老婆子孃家的侄女。

老陳氏手中的奶娃娃,猛地睜開了雙眼。

隻見她唇角微動。

拎著她的李老婆子,卻是突的打了個寒顫。

一股寒意從腳底直昇天靈蓋,渾身汗毛倒立,就像被什麼盯上了一般。

浩瀚的天地間突然傳來一絲響動,眾人還來不及反應。

“轟……”

一道雷光從晴空劃過。

電閃雷鳴,彷彿要將天地分成兩半。

眾人眼睜睜看著湛藍的天空中,劃下一道巨大的閃電,彷彿要把上天的怒意傾瀉,彷彿要誅儘人間一切不平!

那道驚雷,直直的落在李家!

“哢擦……”

轟隆隆的聲音響起,混雜著眾人的驚慌失措的尖叫。

李家房頂頓時冒起濃濃的黑煙,巨大的火勢瞬間席捲而來。

小奶娃微瞥了一眼,這才軟綿綿的睡了過去。

劈死拉倒。

“來人啊,李家被雷劈了。”

眾人的尖叫響徹整個村莊。

村民們連滾帶爬的從屋裡跑出來,有人跪在地上,有人往李家跑。

“李家著火了,快來人救火。”

“哎呀,李老婆子和言婆子被雷劈了。”

眾人急匆匆趕來,嘴上喊著救火,可又能怎麼救呢?

天乾物燥,井底都快打不出水,更何況滅火?

村長隻能勉強把人救出來,李家的房子,隻能眼睜睜看著燒了個乾淨。

什麼也不曾留下。

李家六個女兒,呆愣著站在原地。

“快去請村頭的赤腳老大夫。”

“哎呀,怎麼這麼巧,讓雷給劈了啊。這不正好劈她倆身上了嗎?”眾人一瞧,旁人都冇事,就單單把李老婆子和老陳氏劈了。

頭髮絲兒都劈焦了,身上黑漆漆,衣裳也燒了,像兩根燒火棍。

林氏和兩個孩子慌忙爬起來:“穗穗,穗穗……”

哪知剛把孩子抱起來,整個人便是一怔。

婆母和李老婆子被劈成柴火棍,穗穗在她倆手裡,此刻唇紅齒白的竟是一絲也不受影響。

睡的香甜極了,還砸吧砸吧嘴,絲毫不像被雷劈的樣子。

林氏將孩子抱在懷裡,不讓外人瞧見。

“上天是有眼的,大概老天爺都看不下去了。”

“就是,人不能冇良心。”

“這哪是冇良心,這叫冇有心。”

“誰不知道賣給李傢什麼下場。可憐言丫頭,好在上天開眼了。”

“這孩子倒是有福氣……”

林氏抿了抿唇,謹慎的左右看了看。

林氏抱著孩子匆匆起身,兩個兒子護在孃親跟前,手一抹,擦了臉上的血,踉踉蹌蹌跑回家。

“三兒,你先去村頭等你爹,讓他不要回老宅。”林氏眼眶發紅,今日言老大去看腿,陳氏正好避開他們。

賣女兒,趕出家門,都是算計好了的。

災年難熬,老宅這是捨棄他們了。

求,也無用。

村尾有座爛房子,勉強能遮風擋雨,林氏帶著孩子便搬了過去。

瞧見那斷壁殘垣,幾人心頭髮沉。

“奶是不是早就不想要我們了?”老三哭著說道,緊緊攥著孃親的衣角,眼底滿是驚懼。

“都是娘不爭氣,護不住你們。”

當年她執意跟著言漢生,早已與孃家斷了聯絡,如今連個借糧的地方都冇有。

誰知道借出去的,是不是家裡人的性命?

林氏抱著孩子落淚。

家徒四壁,身無分文,三年大旱,難道,真的隻有死路一條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